我的弟子都超神剧情
我的弟子都超神相关视频
我的弟子都超神相关问答

天墉城的弟子对白

【肇清】听说住在二层东面剑塔附近的紫胤长老精通人剑合一的修行之法,可惜我才刚刚入门,尚无缘分得长老的指点……【肇清】我入门三个月了,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呢?你是今天新入门的弟子吗?新弟子的话,要先去二层东面的玉镜长明领取道袍。【肇清】我入门才三个月,是戒律长老带我上山的。其实我不是很想修仙,可是家里穷,爹娘看我被长老选上了,就忙不迭地让我跟长老来这里了……【律行】本门弟子辈分只按修行不看入门的年份。像我这般资质驽钝者,已经修行了数十年,也依然只是入门弟子而已,唉……【律行】百里师叔……哦不,百里……大侠,您已经不是我们天墉城弟子了,此次来访,所为何事?【律行】天下有那么多人,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比如说我就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灵轩】百里师叔您是不是想通了,打算回到我们天墉城?只要您认真地向紫胤长老认个错,长老他一定愿意重新收您入门的。【灵轩】这些日子紫胤长老和陵越师叔的心情都不太好,我想他们一定还是记挂着您吧……【灵轩】……师叔您请保重!【秉横】百里师弟回来啦?虽然你平常不和其他师兄弟在一起修炼,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记挂着你的~(服饰店)【秉横】芙蕖那丫头都不怎么有精神,这次你回来了,她该高兴了吧?【秉横】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想当年你刚刚入门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娃娃,转眼却已经长得这样大,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了!【灵歆】长老和掌门都聚集在临天阁,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这件大事和百里师叔您有关,对吗?【灵歆】天墉城位于人间清气鼎盛之处,对修行之事最有助益;然而修炼到底还是要看个人的资质和心神,若是人心不甘这清修的寂寞,清气再盛又有何用呢……【灵歆】道家清修并不是让人违背自己的良知和道义,如果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必须要去做的,就应该把那些事情做完做好。【陵泉】本门上下一向以潜心修炼、恪守门规为要义,百里师兄的所作所为已是大大出格了,请好自为之!【陵泉】紫胤长老教授大家“御剑之术”,着实让门派兴旺了许多。如今希望拜入我派门下的人越来越多,可这当中有多少是冲着天墉城而来,又有多少是冲着执剑长老的名望而来呢?【陵泉】百里师兄,你请好自为之!【秉予】有些修仙门派通过服食药饵修仙,不过对于我派而言,自身的扬清去浊才是修炼的要旨。(药店)【秉予】紫胤长老不愿看到在“御剑之术”兴盛的同时,自古流传的“尊清抑浊”却日渐废弛。长老努力将两者融合,这才有了如今天墉城的兴盛。【秉予】念在你我同门一场的份上,这里的伤药任你选用,好自为之吧……【芙羽】我派自创建以来,掌门之下,设威武、妙法、戒律、凝丹四席长老,众多弟子之中,又按资历、修为分为执事、修行、入门弟子。【芙羽】天墉城各项事务分工严明,而此回百里师弟解封之事却惊动了掌门和全部五位长老,请师弟务必谨慎处之!【芙羽】事已至此,芙羽只能祝愿百里师弟能够一偿夙愿,请多多保重!【陵川】威武长老肃正师伯负责门派弟子习武、操练,天墉城上下无不听令于他。【陵川】紫胤真人受第六任掌门之邀拜入我派后,便居执剑长老之位,掌门与其他几席长老已历经两代更替,而执剑长老之位却从未旁落过。【陵川】妙法长老凝虚师伯负责管理弟子修习符箓道法、静思冥想、阅读经卷,众多弟子便是在这扬清去浊的过程中修为大进。【陵川】戒律长老肃直师叔掌管日常清规戒律、吃穿用度,令行禁止是潜心修行之根本,当今掌门尘逸真人就曾担任过前代戒律长老之职。【陵川】凝丹长老还虚师叔负责炼制内服丹药、外敷伤药,不论静思冥想还是动兵刃净化浊气,内外丹药都是绝佳辅助。【陵川】执剑长老紫胤师伯管理铸造门派弟子所用兵器,而他带来“人剑合一”的修炼方法更是令人耳目一新。【芙芩】我年轻时也曾驰骋江湖,快意恩仇;然而如今回想起来,只觉得那些岁月满是年少的浮躁,远不如现今清修的日子来得安稳宁静。【芙芩】紫胤长老也许已经成仙了,虽然掌门和长老们没有直言过,但是他历经两任掌门更迭,据说容貌鲜有变化,普天之下也只有仙人才能做得到吧?【芙芩】威武长老肃正师伯有令,百里师兄如要下山,天墉城弟子不得阻拦,师兄你快快离开吧!【陵郁】当年我们还都是不懂事的孩童时,百里师弟你就懂得出手帮助小师妹;想来,我们这些当师兄的,真不如你懂事……【陵郁】芙芩师姐的修为已经很高了,别看她的外貌很年轻,其实师姐她已年过半百啦!【陵郁】道门修行讲究“无为”,师傅也总说心中不可有执念。然而如今我看着师弟你的样子,却不知为何有一种羡慕的感觉……【芙冰】我拜入天墉城修炼也有二十余载了,起初对紫胤长老也是百般崇拜,如今才终于幡然醒悟,达到与他一样的修为境界才是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啊!【芙冰】天墉城所在之处离天穹极近,清气充沛,在此处修行之人若能潜心修炼,做到无我无秽,修身成仙自然极有可能~【芙冰】……事不宜迟,百里师弟请速速下山吧!【秉承】掌门和几位长老正在临天阁议事,如无掌门口谕,任何人不得入内!(临天阁站门的)【秉承】除非掌门或长老有吩咐才能进入临天阁,否则请回吧!【秉承】临天阁乃掌门议事之处,师兄无事请勿乱闯。【秉历】唉……我天墉一派历来都是避世修行,派中一直都平静无事,可是百里师兄你却三番五次给我派添乱,真是我派的劫数啊……(临天阁门前)【秉历】掌门和几位长老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屠苏师兄你又惹了大麻烦?【秉历】临天阁乃掌门议事之处,师兄无事请勿乱闯。【谢云流】……有位故人如今正在华山听风赏雪,彼处天寒地冻,想来……他过得当和我差不多吧~(武器店)【谢云流】何日可与执剑长老一较高下?【芙靥】比起每天静思冥想,我更喜欢修习这御剑之术~其实我是一个喜欢静思的人,可是……可是在这里有可能和那个人多些接触,心里面也会更快活些~【芙靥】虽然督管操练的是肃正长老,但是紫胤长老偶尔会来教授御剑的心法。每次他出现的时候,我就心神不宁的,动作也比平时笨拙得多,真是讨厌……【芙靥】…………【律敏】因为我在剑术上比其他师兄弟略多些钻研,承蒙师父和肃正长老抬爱,得以早早地开始修习御剑术。不过与当年的陵越师叔相比,我的进境还是太过缓慢啊……【律敏】紫胤长老所说的人剑合一,依我看来最难的地方不在于艰苦的修炼,而在于如何控制剑的灵力为己所用,若无法驾驭则极有可能被剑气反噬而走火入魔……【律敏】刚才我看到紫胤长老单独站在山门的地方,好像在等人的样子。【律敏】…………【肇音】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为什么所有的长老都去了临天阁?【肇音】师傅让我来这里取些丹药回去,百里师叔若需用药,还请去丹鼎玄黄找我师傅。【肇音】有的时候,会突然觉得天墉城太安静了,安静得不像是人住的地方……不过这里本来就是修仙之所,并非寻常人间之地啊,呵呵。【肇言】陵越师叔为人严肃,教授我们剑术也是一丝不苟,想来这都是继承自紫胤长老的品性吧?【肇言】书上说“道法自然”,师傅又说修炼要清心寡欲……可是人的七情六欲难道就不是自然吗?我不太明白……【肇言】百里师叔您面色不太好的样子,要不要去我师父那里拿些药?师父对您的态度是不太好啦,不过他只是表面上比较冷淡罢了,您若真有什么事需他帮忙,他一定会出手相助的!【律节】有些师兄弟是从小就上山修行的,他们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清规戒律,倒也不觉得什么;像我这种成年以后才上山拜师的,就常常会觉得不习惯……【律节】这里炼制的丹药除了平日常用的药石之外,大都是助益修行、存清去芜的丹丸,虽然不能立服成仙,但多少也能精进修为;若是平常百姓吃了,也能延年益寿。【律节】天墉城四面的高山犹如天壁一般将人困锁其中,在这里呆得久了,简直就像在坐牢……不知道别的师兄弟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灵曲】前些日子紫胤长老闭关修行,害我好久都看不到他一眼,心中多少感到一些寂寞呢~好在如今长老他已经出关,我只要常来此处,便能见到他的背影。【灵曲】新入门的女弟子最喜欢的修炼课程,一是紫胤长老所授的御剑术,第二便是来这经库读经了,因为经库对面便是紫胤长老的居所……【灵曲】如果说修炼成仙一定要心如止水,那么一个仙人和一堆枯木槁灰又有什么分别呢?这样的修仙,不是太残酷了吗……【肃直】……你师父在等着你,还在这里乱闯做什么!【肃直】还有什么事?【秉贵】紫胤长老教授的御剑飞行之术,可以须臾间穿越名川大山,可惜我天资愚钝,至今不得其法。不过我想,既然鸟儿不会法术也会飞行,我也可以用其他方法飞起来吧~(玩木鸟的人)【秉贵】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爹娘请了道士来批命,道士就让爹娘送我上山出家。后来嘛~我就到这里来了。【秉贵】据说博物学会中的一些人也不擅仙法,可是一样能够制出各种奇巧机工。我从小喜好木工活儿,再配合一些小法术,一定可以做出不少精彩的玩意儿~(此段根据支线情节酌情处理)【芙华】执事弟子的职责是协助各长老管理相应的事务。我是凝丹长老席下的执事弟子,除了正常修行之外,还要协助长老炼丹制药。【芙华】数百年来,天墉城各长老大多是由其席下执事弟子提拔而来。由于门规严谨,门派内诸事按部就班,很少有破格任命之事。【芙华】师弟身上煞气很重,在天墉城的话尚有清气相克,若是贸然离开,怕是会被煞气侵袭了心神啊……师弟你真的要下山吗?【芙玉】天墉城这么多弟子当中,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心喜淡泊清修的呢?所谓“道法自然”,这修仙之事,实在是半点都勉强不来的。【芙玉】修仙即修心,若无淡泊寡欲之心,怕是终其一生也难窥仙道法门。【芙玉】百里师弟,请一路小心!



我以为我拿了她的一血没想到他只是终结了别人的超神什么意思

你杀了第一个队友,那么就是你得了一血。放你的这句话里边,意思就是他以为他跟她发生关系的时候,她是处女(一血);没有想到她已经被别人干过很多次了(别人都已经超神了,意思就是发生了很多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