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
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
又名:
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星梦奇缘,Look For a Star,游龙戏凤 遊龍戲鳳
主演:
刘德华 舒淇 何韵诗 张涵予 林嘉华 林子祥 姜大卫 张歆艺 张达明 
导演:
刘伟强 
状态:
完结
语言:
粤语,汉语普通话,英
地区:
中国香港
上映:
2009-01-26
更新:
22-09-28
dbyun
dbm3u8
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剧情

幸福是天上玻璃球的碎片,大家拼命的拾捡,却总归不会完满,爱情就是这种带点缺憾的甜蜜幸福。程仲森(刘德华饰),亿万富翁,却始终没有找到可以携手白老的心爱之人。已经对爱情死心的他为朋友的爱情出谋划策,自己却对爱情不以为意。可是就在无心之时,他遇到了命中的“白骨精”,舞女米兰。米兰(舒淇饰),自小与烂赌阿姨、好好姨丈同住。善良独立的她热爱跳舞,把跳舞当成自己的事业更是自己的生活。在一次兼职赌场小姐时,米兰偶遇了“烂赌棍”程仲森。爱情的火花点燃了,可是各种摩擦也随之而来。与此同时,程仲森的好友们也在捡拾着爱情的幸福碎片,争取着自己的幸福。

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相关视频
交际花盛衰记电视剧土豆相关问答

从高老头一书中的高老头 包赛昂夫人及拉斯蒂涅的人物的经历看金钱怎样改变人与人

伏脱冷是巴尔扎克在《高老头》中刻画得极其成功的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他是作品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少了他,就像桌子少了一条腿,就像人少了一双能看透世界的明亮的眼睛,可以说他是一面清晰的反映社会的镜子。有人认为他是邪恶的代表,是个反面人物,但是我认为这个观念是片面的,是对伏脱冷的不公正的评价。借用艾岷的话说,“他是人间的撒旦,既邪恶又合理。”他是深受那个社会毒害的代表,但是他没有想那个不公平的社会妥协,而是千方百计在社会上谋取自己的一份利益,即使手段卑鄙与猥琐。在那个狼和羊的社会,如果你不像成为人人宰割的羔羊,就要使自己变成凶恶的狼,去和对手撕咬。我认为他并不代表正义,但是也不完全代表邪恶,只是他把社会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如果把那个社会比做一头疯牛,那么伏脱冷便是法国的“庖丁”。在《高老头》这部作品中伏脱冷的语言并不多,但是他说的每句话都有很重的分量,是那么经典,那么简练,尤其是他在评论那个时代的时候,对社会的剖析是一针见血,字字千斤。他给年轻的拉斯蒂涅的前途做分析时他毫无遮掩地揭示这个社会的本质,“人人生就是这样,跟厨房一样腥臭。要想捞油水就不能怕弄脏手,只要事后洗干净就行,我们这个时代的全部道德仅此而已”。与鲍赛昂夫人文文雅雅地讲出的那番道理相比他的赤裸裸的语言更透彻的纰漏了社会的真相。在拉斯蒂涅的成长过程中,在他对社会的认识中伏脱冷,鲍赛昂夫人和高老头对他的影响都很大,他们都是一本帮助他透彻地看清那个社会的教科书。但是我认为伏脱冷对拉斯蒂涅的催化作用最大,鲍赛昂夫人是委婉文雅的提示他,高老头是现身说法,只有伏脱冷对他的人生指导最直接,在最段的时间内给他的灵魂以冲击,并能在实践中一一应证。在年轻人面临竞争与可能选择的前途时伏脱冷给他下的结论是:“你知道这里人怎么闯前程的么?不是靠天才的光芒,便是靠腐蚀的手腕,不像炮弹一样轰进这个人群,就像瘟疫般钻进去。诚实正派毫无用处。”以上就是伏脱冷在《高老头》中的形象,我为什么要写他呢,因为读完作品后他给我的印象最深刻,他的语言他的形象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认为,在那个社会他是一个强者,是一只狡猾的狼,最终是胜利者。伏脱冷的故事使我更清晰的理解到当时社会的黑暗与腐败,使我认识到了那个时代所遵循的生存法则,那是个不公平的游戏圈,善良占不了丝毫便宜,邪恶统治和占有了一切,这所有的都能通过伏脱冷这个人物反映出来,所以我认为伏脱冷是个刻画得非常成功的人物。《高老头》是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的代表作之一,在《人间喜剧》中占有重要地位。1833年,巴尔扎克创造了人物再现法。以后,他对《人间喜剧》的创作规则就有了一个新奇的设想,便写了《高老头》。小说在1834年12月和1835年1月、2月陆续发表,1835年3月出复印本。广告还未刊出,1200多册小说就被一抢而空,引起强烈反响。巴尔扎克对这部作品相当满意,他认为它超过了《欧也妮·葛朗台》和《绝对的探求》,甚至超过过去的一切作品。巴尔扎克在《高老头》中第一次使用人物再现法,《人间喜剧》中一些重要的人物形象,如拉斯蒂涅、伏脱冷、纽沁根、鲍赛昂夫人等都首先在这部作品中出现。他们以后在其他作品中一再出现。所以从人物体系来看,《高老头》可以说是《人间喜剧》的序幕;从思想内容来说,它属于《人间喜剧》的中心图画;在艺术上,它标志着巴尔扎克现实主义风格的成就。(—)主要人物形象巴尔扎克在《高老头》中写了20余人。其中有贵族、金融家、退休商人、公寓老板娘、大学生、潜逃苦役犯、被父亲抛弃的少女、寡妇、老小姐、小公务员、仆人等。他们代表了巴黎社会的上层和下层。小说的主要人物有四个:拉斯蒂涅、高老头、伏脱冷和鲍赛昂夫人。他们的经历构成了这个小说的主要情节。1、拉斯蒂涅巴尔扎克的这部小说以“高老头”命名,但它并非是以这个人物为中心的。在写作过程中,拉斯蒂涅是贯穿小说始终的主要人物。拉斯蒂涅在《人间喜剧》中经常出现,是青年野心家的形象。他的第一次出现是在《高老头》中。《高老头》中的拉斯蒂涅是一个发展着的人物形象,巴尔扎克在《高老头》中描写了他野心家形成的全过程,这便是此书最大价值之所在。拉斯蒂涅本来是法国某省的破落子弟,家庭节省一切开支,供他到巴黎上大学,希望将来重振家业。这种做法在法国复辟时期是很普遍的。小说开始的时候,他21岁,是个热情且具才气的青年,聪明帅气,抱着发家致富、步步高升的想法在巴黎学法律。他本来想在毕业以后凭自己的本领按部就班地向上爬。但在巴黎不到一年,家境的贫寒和巴黎社会的繁华就使他向上爬的欲望增强了十倍。他发现在巴黎,女人对社会生活很有影响,于是就想去征服几个可以做他后台的妇女。他从自己姑祖母处知道有一远房表姐鲍赛昂夫人。就去向她求教向上爬的经验。当时鲍赛昂夫人正是情场失意,满腹怨恨,她对拉斯蒂涅说:“这社会不过是傻子和骗子的集团,要以牙还牙来对付这个社会。你越没心肝就越升得快。你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人家就怕你,只能把男男女女当作驿马。把他们骑得筋疲力尽,到了站上丢下来。这样,你就能到达欲望的最高峰。”她让拉斯蒂涅隐藏起自己真实的想法,要善于作假,并在巴黎找个出人头地的太太作幌子。当时,她认为主宰地位的是金钱,就叫拉斯蒂涅去勾引有钱的纽沁根太太,作为他上爬的跳板。她说:“你能爱她就爱她,不能爱她利用她也好。”鲍赛昂夫人还把他带到社交界。这样,鲍赛昂夫人就给拉斯蒂涅上了极端利己主义的第一课,成为他向上爬的第一个领路人。拉斯蒂涅从鲍赛昂夫人豪华的府上回到他的公寓,环境强烈的对比更刺激了他的欲望。他要在上流社会鬼混,就需要钱。于是,就昧着良心写信回家,要母亲和妹妹凑1200法郎给他。但这时的拉斯蒂涅还没有完全放弃靠学问争取前途的想法,没有完全丧失良知。在写信回家以后,他心里也难受得要命。当他知道高老头为女儿牺牲自己的一切以后,认为高老头真伟大。他同情高老头,挺身出来做他的保护人,直到最后料理高老头的丧事。他的第二个领路人是伏脱冷。伏脱冷是个潜逃的囚犯。他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熟悉统治阶级的内幕。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出拉斯蒂涅不顾一切向上爬的心思。他想把拉斯蒂涅拉为同伙。他对他说:“这个社会有财便是德,凡是浑身污泥而坐在车上的都是正人君子,浑身污泥而搬着两腿走路的,都是小人流氓,扒窃一件随便什么东西,你就得到法院广场上展览。大家拿你当把戏看。偷上一百万,交际场中就说你是大贤大德。”他告诉拉斯蒂涅:“要向上爬,势必你吞我、我吞你,像一个瓶中的许多蜘蛛。”他说:“你知道巴黎人是怎样打天下的?不是靠钱财的光芒,就是靠腐蚀的本领。在这个人堆里,雄才大略是少有的,遍地风行的是腐化堕落。”他还对拉斯蒂涅说:“要弄大钱就得大刀阔斧地干,人生就是这么回事,跟厨房一样的腥臭。要捞油水就不要怕弄脏手。只消事后洗干净。今日所谓的道德,不过是这一点。”他指引拉斯蒂涅去色引泰伊番小姐。泰伊番小姐的父亲是个大银行家。在大革命时代谋财害命。巴尔扎克在短篇小说《红色旅馆》里写了他的发家史。他为了保存财产,把全部财产传给儿子,就把女儿赶出了家。伏脱冷建议他们两个合作,由拉斯蒂涅去追求泰伊番小姐,他设法去弄死她的哥哥。这样,泰伊番小姐就有一百万家财陪嫁了。伏脱冷要求事后能得到20万法郎。拉斯蒂涅虽不敢接受这个建议,但伏脱冷的话已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以后他看见泰伊番小姐,就有个声音在耳边回响:“80万,80万……”这两个引路人都对拉斯蒂涅分析了社会寡廉鲜耻的本象。金钱的力量招引他走以牙还牙,以不道德对不道德,不择手段的极端利己主义的道路。他们的话形式上虽不同,但实质一样。拉斯蒂涅曾说:“鲍赛昂夫人文文雅雅对我说的,伏脱冷赤裸裸地说了出来。”拉斯蒂涅既要不顾一切地向上爬,必然要按他们的话去做。他先去追求纽沁根太太,发现她没有财权(她的陪嫁被丈夫控制着)。他发现计划落了空,眼看着自己没有钱,没有前途,便又想起了伏脱冷的计划,转而追求泰伊番小姐。但就在这时,伏脱冷被捕了。拉斯蒂涅只好去追求纽沁根太太,因为他不想冒触犯法律的危险。他的野心家性格是在伏脱冷被捕,鲍赛昂夫人被抛弃和高老头之死三幕惨剧之后才完成的。本文之所以以“高老头”命名,是由高老头悲剧在文中的深刻意义所决定的。高老头的悲剧是拉斯蒂涅社会教育的最重要的一课,远比表姐鲍赛昂夫人和在逃苦役犯伏脱冷给他上的那两课深刻得多,是拉斯蒂涅野心家性格形成途中所受的最有力的一鞭。2、鲍赛昂夫人她是复辟时期贵族妇女的典型。她出身高贵,是普高涅王室的最后一个女儿,巴黎社交界的皇后。她的客厅是贵族社会中最有意义的地方,谁能在她的客厅露面,“就等于有了一封贵族世家的证书”,在上流社会通行无阻。巴黎的资产阶级妇女,做梦都想挤进去。但实际上她表面虽然显赫一时,内心却有衰落的感觉。她意识到金钱才是社会的真正主宰,唯利是图即道德原则。但是她自己却因袭着贵族的传统和傲慢,诋誉资产阶级妇女。可以说,她这个人是识时务的,但又不肯顺应潮流。她和西班牙侯爵阿瞿达相爱了三年,她的爱情是真挚的。但是她的情夫为了要娶一个有四百万陪嫁的资产阶级贵族小姐而抛弃了她。因此,她要告别巴黎社交界。临别时她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舞会,巴尔扎克用无限同情和婉惜来描写了这个告别舞会的场面。小说写到:“鲍赛昂府四周被五百多辆车上的灯照得通明透亮,无数上流社会的人都来送她,犹如古时的罗马青年对着一个含笑而死的斗兽喝彩。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乐队奏着音乐,她内心却一片荒凉。在别人眼里,她身着白衣,安闲静穆,背地里她流着眼泪焚烧情书,作着出走的准备。”巴尔扎克用衬托对比的手法,极力渲染了她退出历史舞台时的悲壮气氛,唱出了一曲无尽的挽歌。以后鲍赛昂夫人在《弃妇》中再次被弃。她的悲剧,形象地说明了复辟时期贵族阶级的衰落和资产阶级的得势。高贵敌不过金钱,爱情敌不过金钱。3、伏脱冷他的真名叫约格•高楞,外号“鬼上当”,他是《人间戏剧》中重要的资产阶级野心家形象。在《高老头》里,他是潜逃的苦役犯,高等窃财集团办事班的心腹和参谋,经营着大宗赃物,是一个尚未得势的凶狠的掠夺者形象。伏脱冷很能干,手下有一班爪牙。他的阅历广,对上层社会很熟悉,看透了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法律的真相。他对拉斯蒂涅一针见血地指出:“强盗和统治者的差别只在于见血与不见血而已。”大资产阶级不过是受法律保护的大盗,这个社会有财便是德。他只要有四百万法郎就是“四百万”先生,合众国的公民,谁也不会来盘问他过去的历史了。他要发展,要以恶对恶,要以不道德对不道德,既像炮弹般轰进去,又像瘟疫般钻进去,谋财害命,引诱青年,不择手段地去攫取财富。他熟悉法典,会钻法律的空子,从不在落网的时候被判死刑。他很注重江湖义气,从来没有出卖过人。他对拉说:“说他是恶棍、坏蛋、无赖、强盗都行,只是别叫我骗子,也别叫我奸细。”连抓他的暗探也说他是条好汉。他的目的就是再搞20万法郎,然后到美洲去买200个黑奴,办大种植场。这个形象有很大的冒险性。伏脱冷反抗社会,是因为他受社会很大的排挤,野心不能得逞。他研究社会,揭露社会,是为了顺应这一套向上爬,只要他向上爬的野心一旦得逞,他便会变成维护现行制度的鹰犬。这个形象在许多作品中出现。《高老头》写他1819年被捕,以后他再次逃走,到西班牙过后又化妆回到法国。在《幻灭》里,他以西班牙神父的面目出现,在《交际花盛衰记》里,他当上了巴黎秘密警察厅厅长,在《贝姨》里他当上公安处处长,爬上统治阶层。据说,巴尔扎克写这个形象是以巴黎一个秘密警察头子的经历作为原形的。伏脱冷这一形象很复杂,他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揭发者,也是罪恶的制造者。巴尔扎克对他的态度也是矛盾的,既把他写成社会罪恶的代表,加以批判,又欣赏他的洒脱、意气、能力,通过他的冷嘲热讽,来表达自己对社会的批判。小说中伏脱冷被捕的场面很有英雄气概,当时在场的画家说:“把他画下来倒是挺美的呢!”伏尔盖公寓的人都同情他,对出卖他的米雪诺小姐都很气愤,大家对她喊:“滚出去,奸细!”都反对和她住在一个公寓里。像这样精明强悍的强盗,也败在金钱手下!4、高老头巴尔扎克在1834年10月18日给韩斯伽夫人的信上提到他写《高老头》。他说:“我要在这部书中描写一种无比巨大力量的感情,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父亲。”高老头是父爱的典型。他早先是个面条商人,在大革命时期搞粮食投机,成为暴发户、商业界的巨头。他拥有200万家财,在帝国时期又当上巴黎区长。他做生意很精明,很懂得利用时机,小说写他在做生意方面“有国务大臣的才气”。但是在家庭关系上他却不能适应潮流。妻子死了以后,不少人要把女儿嫁给他,他都拒绝了。他把自己的爱都倾泻在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疼爱两个女儿的感情发展到荒谬的程度。他满足她们最奢侈的愿望。她们的生活豪华得像公爵的情人,15岁就有了自己的马车。长大以后,高老头给每人80万法郎的陪嫁,好让她们能攀上好亲事。大女儿阿拉斯达奇热衷于门弟,嫁给了贵族,成为雷斯多伯爵夫人;二女儿喜欢金钱,嫁给了银行家,成为纽沁根太太。高老头把财产分给两个女儿,这是他干的第一件蠢事。开始,因为他还有钱,女儿女婿还经常请她去做客,餐桌上总有他的一份刀叉,大家恭恭敬敬地看着他,就像恭恭敬敬地瞧着金钱一样。没多久,政治形势发生变化,波旁王朝复辟,贵族重新得势,门弟观念又抬头了。连纽沁根这样的银行家也挤进了保王党,高老头这样的面条商人当然就被上流社会认为是不光彩,是客厅里一块油纸的污渍,成为了不受欢迎的人,女儿就要求父亲停业。高老头满足了女儿的要求,把铺子盘了出去。这样,他就干了第二件蠢事,把自己的财源断了。1813年,他住进伏盖公寓。当时他虽然每年还有8000到10000法郎的收入,但是他要看女儿也只能从后门进去,或站在马路旁等她们的马车经过。两个女儿继续过着挥霍腐化的生活,只是在要钱的时候,才会去看看她们的父亲。高老头为了满足女儿们欲望,从二楼最好的房间搬到了三楼、四楼、五楼,食宿费也由每年1200法郎减到每月45法郎。他把能够卖的东西全卖了,他的人格也由高里昂先生变成了“高老头”、“老混蛋”、“老熊猫”,成了大家开心的对象。然而他的两个女儿仍然逼着他要钱,逼得他患脑溢血。在病危期间,他盼望看到两个女儿,而她们却忙于参加鲍赛昂夫人的晚会,“即使是踩着父亲的身体过去也在所不惜”。高老头终于明白他是被女儿抛弃了,无比悲伤地说:“我把一辈子都给了她们,今天她们连一小时也不给我。”他也认识到女儿们过的那种生活,“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惯坏了她们”。他在死前悲愤地喊道:“钱能买到一切,买到女儿。”他凄惨地死去了,他的女儿女婿也没来料理丧事,只在出殡的那天,派了两辆漆着爵位徽章的空马车来。高老头的悲剧,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巴尔扎克一开始就说:“这惨剧绝非杜撰,亦非小说,一切都是真情实事,真实得来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身上或心里发现这悲剧中的要素。”我们从高老头所处的社会来看,高老头的父爱也是有深刻的社会根源的。小说开始时,他已70多岁了,大半辈子都生活在宗法制社会里。他在发家以前是市民,市民的宗法制观念是很重的,这就是他父爱的社会根源。在大工业革命时期,他成了暴发户,只懂得追求金钱、只懂得用以金钱来满足女儿物质生活欲望的方式来表达父爱。虽然他的爱是真诚的,但客观上却帮助了社会用金钱来腐蚀自己的两个女儿,培养了她们的自私和拜金主义,以致使自己成了牺牲品。另外,他的两个女儿其实都是被丈夫控制着的,她们的行动都受到限制,而两个女婿分别是贵族和大资产阶级的代表,这样,对两个女儿的指责,必然导致对上流社会的控诉和批判。巴尔扎克同情高老头,夸大他的父爱,把他写得和基督教的殉道者一样,具有坚韧和自我牺牲的精神。他用伟大的灵魂和自我牺牲的感情,去批判这个人欲横流和道德沦丧的上流社会,批判这个社会的金钱关系和唯利是图的道德原则。高老头悲剧的意义不在于歌颂父爱,而是揭露金钱的罪恶。金钱毁灭人性、毁灭家庭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在那个社会中,人的价值是由金钱来决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的:“资产阶级揭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联系了。”(二)《高老头》的思想内容《高老头》通过上面四个人物的经历,反映了王朝复辟时期贵族阶级逐渐衰亡的趋势,揭露和批判金钱罪恶和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首先,小说反映了贵族阶级的衰落和资产阶级的兴起。《高老头》故事发生在1819到1820年王朝复辟时期,贵族阶级重新掌握政权,资产阶级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竭力攀附贵族,像小说里面的银行家纽沁根也当上了男爵,参加了保皇党。拉斯蒂涅所以能踏进上层社会,靠的是鲍赛昂夫人地位的力量。但是贵族尽管显赫一时,终究败在金钱之下。鲍赛昂夫人的隐退和拉斯蒂涅的资产阶级化,就反映出贵族衰亡的两条道路。在鲍赛昂夫人满腹怨恨退出历史舞台的同时,纽沁根太太兴高采烈地登上了历史舞台。她在舞会上大出风头,为自己的成功好不得意。这两个阶级的代表人物,一退一进,一沉一浮,对比很鲜明。巴尔扎克不仅再现了这种历史现象,而且进一步探索其中的原因。在贵族方面,鲍赛昂子爵只讲究吃喝,雷斯多夫人的情人脱拉依是个赌棍,借下十万法郎的赌债。雷斯多夫人为了替他还债,不得不向高布赛克借高利贷,偷偷把丈夫家传的钻石拿去作抵押品。贵族阶级的这种寄生性、腐朽性就注定了他们必然要衰亡的命运。而资产阶级野心勃勃,不择手段地积累资本。伏脱冷是赤裸裸地掠夺,谋财害命。他所做的,正是银行家泰伊番过去所做的。高布赛克放高利贷,纽沁根卑鄙地霸占妻子的财产,买空卖空。巴尔扎克虽然同情贵族,但他作为一个清醒的现实主义作家,真实地反映出贵族阶级的衰亡和资历产阶级的兴起。其次,小说揭露金钱的罪恶和人与人之间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是对新兴生产关系的否定。巴尔扎克赞美高老头的父爱,主观上确实是反映了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立场。他认为只有人人都有了善良的亲子之情、儿女之情等普遍人性,家庭关系才能维持,人类社会才能存在发展下去。高老头父爱之所以失败,主要有两点原因。第一,高老头的父爱并不是单纯的,而是复杂性的。它是交织着封建宗法观念和资产阶级的金钱法则的父爱,因而具有自我抹杀性,正如高老头自己所说:“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纵容她们把我踩在脚下的。”第二,高老头父爱的失败,是封建宗法思想被资产阶级金钱至上的道德原则所战胜的历史悲剧的一个缩影。(三)《高老头》的艺术特点《高老头》在艺术上体现出巴尔扎克现实主义风格的成熟,是《风俗研究》中的重要作品。首先,作者善于描写典型环境。巴尔扎克是最早认识到环境描写重要意义的作家之一。他认为一处环境,甚至一个家具,都可以从中反映出时代的面貌。正如一块化石可以反映出一部生物史一样。所以他十分注意描写地区的外貌、街道、房屋、家具、陈设、衣服等等。通过对环境的描写来反映出时代的风貌。另外,他也看到生活环境对人物性格形成的作用,他的环境多为塑造人物形象而紧密结合的。这也是巴尔扎克现实主义的特征之一。巴尔扎克的小说经常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一大段环境描写,从环境引出人物,再进入情节,这就是巴尔扎克小说的三段式。这种环境描写可以增加小说的真实感。《高老头》就是先描写伏盖公寓,然后再引出人物。它的环境描写,在《人间喜剧》中具有代表性。《高老头》中着力描写了两个环境:一个是伏盖公寓. 它的一切都暗淡无光,人们一想到这个地方,就会不快活。小说从街道写到室内陈设,无一不是破旧的。公寓里的家具古旧、龟裂、腐烂、残缺,个别房间还有一股闭塞的、霉烂的、酸腐的气味,叫人发冷。这就是19世纪20年代初巴黎下流社会的宿影。另外一个环境是名门贵族和新贵族所代表的上流社会——鲍赛昂夫人的府邸。院子里停着豪华的轿车,门丁也穿着金镶边的大红礼服。楼梯是金漆栏杆,铺着大红地毯,两边布满鲜花。客厅只有灰和粉红两种颜色,陈设精美,又没有一点虚浮气。拉斯蒂涅来往于这两个环境之间,强烈的对比更刺激了他向上爬的野心。两个环境中的人,不同的表现都反映出金钱的重要性。拉斯蒂涅的两个引路人——上流社会的鲍赛昂夫人和下流社会的伏脱冷,都教他奉行利己主义道德原则,不择手段地去弄取金钱。他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上了人生哲学的三课,最后完成了野心家性格发展的全过程。其次,是典型化的人物形象。巴尔扎克规定自己的任务是写19世纪法国的风俗史。他认为只有塑造出典型的人物形象,才能完成反映时代的任务。要反映时代,就必须描写这个时代的主要人物,尤其是各种贵族和资产阶级形象。巴尔扎克对典型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典型是类的样本,是某类人物最鲜明的性格特征。所以他笔下的人物都有鲜明的个性。巴尔扎克把人的欲望写成性格特征,他通常用夸张的手法来突出这类人物的某种情欲,让人物在这种情欲的支配下行动。比如,他写葛朗台对金钱的占有欲,邦斯舅舅的古董癖,《贝姨》中于洛男爵的好色等等。在《高老头》中,他竭力描写拉斯蒂涅不顾一切向上爬的欲望,用夸张的手法来渲染高老头的父爱,突出他的父爱。巴尔扎克笔下的人物是社会人,他注意从横纵两个方面来刻画人物。纵的方面,他写人物性格形成的过程;横的方面,他写人物性格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社会关系中各方面的表现,使人物形象丰满,有主体感。他对拉斯蒂涅就是这样去刻画的。另外,他还善于通过肖像、语言和细节描写去刻画人物,反映人物的精神面貌、身份和性格特征。书中描写伏脱冷的外貌:“四十上下,鬓角染色”、“人家看到他那种人都会喊一声好家伙!”他“肩头很宽,胸部很发达,肌肉暴突,方方的手非常厚实,手指中节生着一簇簇茶红色的浓毛。没有到年纪就打皱的脸似乎是性格冷酷的标记,但是看他软和亲热的态度,又不像是冷酷的人。”“他尽管外表随和,自有一道深沉而坚决的目光叫人害怕。”这个肖像,就表现出伏脱冷强有力、深沉、冷酷的性格特征,符合他潜逃犯的身份。伏脱冷的语言不论是长篇的议论,还是简短的几句话,都很生动形象,直截了当表现出他丰富的阅历、敏锐的观察力和爽快的个性。小说里面的细节描写很多,如写高老头把饭巾下的面包凑近鼻子去闻,这一细节就流露出他面条商人做生意的老习惯,是典型化的人物形象。第三,严谨的结构。巴尔扎克学习的是莎士比亚的伟大结构。《高老头》中,主要写了两条情节线索。一是写拉斯蒂涅从贵族子弟堕落为资产阶级野心家的过程,一条是高老头的惨剧。这两条线索从拉斯蒂涅去鲍赛昂府邸回到伏盖公寓后就交织在一起。以后,由于高老头病态的父爱,给女儿拉皮条,这一做法就加速了拉斯蒂涅的堕落,同时也加快了他的死亡。另外,小说还写了两条次要的情节线索,就是鲍赛昂夫人的被弃和伏脱冷的被捕。这两条线索主次分明,写法不一。拉斯蒂涅的性格形成史是主线,其他人物的故事,都组织在这条线索中,对拉斯蒂涅野心家性格的形成起着不同的作用。高老头的故事,开始是侧面介绍他的过去,然后再正面写高老头的死,形成全书的高潮。小说层次清楚,逐层展开,戏剧性非常强。



文学学习

《舒昂党人》《高布赛克》《苏镇舞会》《家族复仇》《夏倍上校》《朱安党人》《图尔的本堂神甫》《十三人的故事》《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长寿药水》《驴皮记》《绝对的探求》《古玩陈列室》《赛查·皮罗托盛衰记》《扭沁根银行《公务员》《搅水女人《幻灭》《烟花女荣枯记》《贝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