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个子倒三角身材

凤瑾元一颗虚荣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好像当初做丞相时的感觉又找回来了,甚至比原先还要好。他一一与人回礼,一边享受着这份虚荣,同时心里也在琢磨着玄天冥与凤羽珩二人给他办这场喜宴,到底为了什么?
很快地,又一辆宫车缓缓而来,这一次从里面下来的人是七皇子玄天华。紧跟在玄天华后面而来的,是舞阳公主玄天歌的宫车,然后还有平南将军府,一个一个,该来的都来了,白家的车也载着白芙蓉来了,上朝都没这么热闹过。
凤瑾元跪地相迎,还不等起身,就听“噼里啪啦”地鞭炮声也响了起来,烟火烧炸起来的烟尘扑鼻而来,却让凤瑾元从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凤羽珩亦跟一众来人点头寒暄,玄天歌挽着她的胳膊贴在她耳边笑嘻嘻地说:“阿珩,凤家生了个儿子,你这大操大办的是为了啥?”
凤羽珩苦笑,小声同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了啥,都是你九哥的主意,他说有好戏,那咱们且等着看吧!”她一边说一边又冲着玄天华点了点头,玄天华亦淡淡而笑,没说什么,跟着玄天冥一起踱步入府。
凤羽珩跟着玄天歌等姐妹一齐入府,刚一进去就看到想容迎面而来,一脸不解的样子似要询问。凤羽珩有些头大,因为这场喜宴是打着她跟玄天冥的幌子才办起来的,可她自己却依然不知道玄天冥唱的这是哪一出。
整整一个下午,凤家拿着刚收上来的礼金到外头去请了好些个厨子,据说是把一家酒馆的后厨都给包了下来,总算是在傍晚时分凑足了十桌酒席。
凤羽珩看着宾客落座,再打量一下所有来客,忽就想起昨晚自己曾说过,要让凤瑾元这顶绿帽子戴得人尽皆知。想来,这些人都到齐了,如果出点什么差子,就真的是人尽皆知了吧?
正想着,身边玄天歌便起哄道:“凤先生,咱们可都是来贺凤家添丁的,虽然孩子还有些小,但让奶娘抱着出来打个照面儿是没问题的吧?”
她这话头一提,所有人都跟着帮腔,个个都吵着要见孩子。

记录片推荐